梦的碎片 心灵的金色鸟笼(上)

YzACG百科站,有许♂容之心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者:幽寒·蓝轩

 在这嘈杂的城市中,我不断的躲藏着、逃避着 。不知从何开始,我渐渐的失去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每天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自从父母因那次事故死去,留给我的仅仅只有这间小屋,房子不算大,但我觉得这是世界上仅存有一点温暖的地方了。我平常不爱见人,在学校也是孤零零的自己,现在这种与世隔绝的生活,大概就是属于我的桃花源.....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坐在窗前吃着“美味”的即食快餐,厚厚的窗帘一层又一层挡住外面的阳光,也使我与世隔绝。
突然,一阵刺耳的,仿佛什么沉重的物体在地下拖动的闷响穿过窗帘,传进我的耳朵。那声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把窗帘拉开一条缝,强烈的阳光顿时照射进来,我下意识捂住眼睛,等恢复过来时我向外望去,一位拖动着着巨大行李箱的少女正四处打听着什么....
我伸手从桌下掏出一个望远镜“呦,这种地方竟也会搬来这么可爱的女孩”我窃笑道,“不知是哪个倒霉鬼上辈子惹上的狐狸精....”
望了一会,直到她脱离了视线我才把头缩回来,继续吃着微凉的早饭。无聊的翻动着厚厚的小说,打发着清晨的时间。
我,依然满足于这样的生活,仿佛一直在做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但从那天开始,我被惊醒了...
“叩叩叩”
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猛的把头转过来。“是谁!?”
家里的门随着震动飘起一片灰尘。我警惕的走到门前,一手握住门把,另一只手抄起地上的棒球棍。小心的趴在门上透过观望孔向外看。
“你好~请问是夏轩先生吗?”她又敲了敲门说到。
我猛然一惊,只见那位刚在楼下寻路的少女正拄着她那巨大的行李箱四处在门上寻找着什么,她飘飘然的栗色长发束在一起,黑色深邃的眼中闪烁着温柔的目光。
我把手中的棍子放在一边,轻轻的把门打开一个缝隙。“我可没叫什么社区服务。”我冷冷的对着门外说。
“不..不是社区服务的说!这里是601没错呐....”她吞吞吐吐的说,脸上泛起微红露出害羞的神情。少女犹豫了一会,再次问
 道“您,是夏轩先生吗?”
不知怎么,我的心中突然滋生了一些怜悯“对,我就是夏轩。”我把门打开请她进来。她小心的伸出头向房间里探望着,确定没有问题后便拖动着那行李箱走了进来...
“重新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夏陌,是你的妹妹!”她对着我傻笑着,对于我这个几乎陌生的一个人似乎没有半点拘谨。我坐在沙发的另一边诧异的望着她,她低着头收拾着行李箱,似乎已经打算在这住下来。
本应属于我一个人的生活突然被打破,她因就像漫画里的剧情一样降临在我的身旁。在此之前,她一直在孤儿院一个人生活。据她所说,她应是在我父母去世前受到邀请,才搬过来与我一起生活。我的记忆中一直没有这样的一个妹妹,只是听她凭借着自己模糊的记忆,诉说着我们的过去。她并没有因为我的邋遢感到厌恶,相反的她会每天的用心整理这个可以称得上是“家”的地方。
她对我所做的一切,对于我来说就像她的名字一样——陌,让人感到陌生又无法理解。我不喜欢她每天把房间打扫的那么干净,以至于我找不到自己的东西…我不喜欢她在我玩游戏的时候突然拉开窗帘…我不喜欢她在我画画时突然蹦出来吓我一跳….
有许多次我都想尽办法把她送走,但都没什么用处。一段时间后便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仔细一想也没什么不好,许多自己懒得去做的事可以吩咐她去做,也不需要吃那些速食品,这样优哉优哉的生活还是蛮享受的。“要是一直能够这样就好了~”我伸了伸懒腰,心中这样想着,望着她疑惑的表情,我露出了那相别已久的微笑…….
也许是家中多了一位女孩子,亦或是不得不经常出门,家中渐渐的恢复了生气,但我仍喜欢坐在挡有厚厚窗帘的窗前,偷偷用望远镜欣赏远方的街景、吃着平淡的速食快餐‘’过着每天清闲的日常。但若赶上她在家,或者刚回来见到我这个样子,总会见状走过来猛地拉开我面前的窗帘,让大股大股的风与阳光涌进来,映在我的房间里,映在我的的身上。那便是我与她的日常。
为了让自己多享受一会儿安逸宁静的午后时光,我在附近私立学校为她报了一份入学申请。但相对的需要早起为她准备便当,但闲着也是闲着,何乐而不为呢?
每日清晨,费力的叫她起床以及必要的厨艺练习。两个人的生活,靠存款微薄的利息是很拮据的。为了活的好一点我平常总会画一些插画来赚钱。每当黄昏,我拉开房间内的落地窗,坐在阳台边上等待着她的归来,金色的阳光打在我的身上暖洋洋的。我可以躺
 在摇椅上一边喝茶,一边享受着温暖的夕阳。当时针指向五,有一个身影必定会出现在夕阳下落的地方,她的身影被勾勒出一丝金边,栗色的长发轻轻摇曳着。对于我来说,那可真是无与伦比的绝景。
至此,每天的生活逐渐的变得有规律了起来。她在学校似乎很受欢迎,以至于经常带朋友来家里,他们往往会望着电脑周围挂着的,我们两人的照片羡慕的说“有一个这样的哥哥一定很幸福吧”我们两人通常都会傻傻一笑,把这件事情萌混过关。
那天,天气突然一反常态下起了小雨,城市上空的冷气使人不禁瑟瑟发抖,我裹在电脑前的棉被里,深吸一口城市少有的雨中新鲜的空气,望了望墙上的钟,分针已经过半,我开始担心起来。“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来”我一直担心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于是便披上大衣出门站在街边观望着。
不知过了多久,双脚已经开始发凉。我焦急的跺着脚,本想转身回到屋子里暖一暖,忽然听到远处的巷子里有琐碎的脚步声。我寻声而去,果然发现了她那小小的身影,但,这次他的旁边还跟着一位男生....
我静静地躲在街角的垃圾箱后观察着这一幕。只见两人踌躇了一番后,那男生突然塞给陌一封信。然后她便红着脸一路小跑回来。这对于她来说是一反常态。“发生了什么?那男生是谁!?”我的心中蹦出两个问题。但回过神来,我也急忙跑回了房间,做出一副平常的样子....
“今天没喝茶吗,哥哥?”她推开门看着我,我仅仅是对着她笑了笑。她走过来坐在一边的床上,双脚不停地摆着,手不自然的抓着铺在床上的被子。
“今天怎么.......”还没等我开口,她便一把将那粉色信封塞进了我的怀里。“这.......”她的反应让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对于这些问题我多多少少也有些措手不及,因为一直带在家里不与人来往,一向仅仅只在galgame中恋爱的我顿时傻了眼。
“那孩子长得蛮帅的,像是个好人。”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对她讲。但这不但没缓解尴尬的气氛,反而是火上浇油。她竟捂着脸委屈的哭了起来。这然我顿时慌了手脚,连忙从椅子上跳起来坐在她的旁边。她扑进我的怀里,任由泪水流在我的衬衫上。我抱住她,用手抚摸着她的头发,他就像一个孩子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啜泣着......
“是啊,就是一个小孩子嘛...”
第二天,我又远远的见到了她在夕阳下的身影。她一看见我在
 窗前站着,便朝着我挥了挥手,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我对着她笑了笑,心中不禁又赞叹了一番如此的景象。
后来听她说看来是拒绝了那位男生的“盛邀”,我用手拄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陌班级的事情之后我多少也打听了一下,那男生竟是许多女生同时追求的对象,但却被她毅然决然的拒绝了。兄妹间的暧昧随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平常明明用作开玩笑的话题,为什么此时此刻显得那么沉重与压抑。
心中感觉仿佛有一颗石头落了地,我递给她一瓶刚热好的牛奶。在夕阳的余晖下,我摊在摇椅上,她坐在我旁边。此时的景色岂不是梦境?
虽然很不情愿,但仍然决定陪她去商业区玩一天,因为明天就是陌的生日,在一个月前他就一直缠着我,要我带她去玩。我只好默默的去银行取出一笔存款,规划好明天的行程。
按照天气预报,果然不出所料今天的天气异常晴朗。我们乘上了巡枫市里的火车,打算去游乐园逛一逛。在火车上,陌一边吃着作为早餐的方便面,一边对着我开心的傻笑着。想必她也很开心吧,因为一场有模有样的约会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
傍晚,由于突然临时下过雨的原因,街上的行人是很少见的。我们瘫在公园的长椅上,今天在游乐场整整玩了一小天,若不是降雨的原因,恐怕现在。因为经常在家宅着,我的身体当然是招架不住这样的冲击,心中不禁后悔这一切的决定。
一阵风吹来,带来了一阵阵的凉意。广场四周种满了枫树,映衬着中央的钟楼。时令正值秋季,火红的枫叶洒满了整个广场,加上雨后露水折射出的阳光,广场中央的钟楼仿佛被金光笼罩,显得格外美丽与神圣。
“真想,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下去。”陌坐在长椅的另一边,她望着远方火红的落日,抱着腿喃喃自语道。
“一定会的”我说......
话语从嘴边不经意的滑出,但心中为何会有一丝丝的不安?“真想...一直这样下去......”假如有一天,她消失了。我的一切,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深秋的雨,寂静又凄凉。我坐在医院走廊的地上,等待着门内的消息。,在我焦急的等待中,手术室的绿灯迟迟没有暗下去。医院的走廊此时已经空无一人,一种无法言表的寂寞感、恐惧感铺面而来。我低下头,眼泪控制不住的留下来....
手术室冷冰冰的铁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医生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怎么样了!”我猛然跳起,一双充满红血丝的眼睛直勾勾
 的盯着他,那医生往后退了两步,理了理衣领。低下头犹豫了一下,默默的递给我一张表单。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直至她倒下的前一刻我意识到,陌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昨天还若无其事的上学,今天便进了手术室。如果那天我控制着她,不让她那样过度运动,或许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都是我...是我害死了她...”
葬礼那天下着大雨,来的人并不是很多。等到办完了丧事,我独自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淋着雨。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忧愁,想大哭一场但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我如同行尸般独自走回了家中,心中仿佛少了块肉一样,感觉空荡荡的。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故事的开始,这次,我又变成了一个人…
从那之后,我便又像从前一样,过着自己的孤寂生活,家里再也没有从前一样热闹的氛围,取而代之的是令人不适的一片死寂。每天坐在挡有一层层的帘的窗户后面,吃着几乎过期了的即食盒饭。有时仍会习惯性的早起,快步的走向陌的房间。打开门像从前一样叫她起床,等反应过来时心中总会一惊,然后顺势靠在门框上独自伤感。
房间内一切都安静的放在原来的位置。唯有她不在了…..
与曾经不同的是,她的同学会经常来看望我。虽然很受小孩子欢迎,但再多的关怀又能有什么用呢,看着她们成群结队的身影,坐在一旁的我难免显得有些凄凉。
我有时会坐在她房间的门口放声大哭,这里只有我自己,不必担心其他人看法,听说说人死后的灵魂在房间是会停留一个星期的,那么希望她看到后不会嘲笑我……..
我,又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
家中死气沉沉的客厅堆满了饭盒,面对这山一般的垃圾,我长叹了一口气。“这样下去真的会死在这里吧…..”我面对这洁白的墙壁说。
拿起落满灰尘的大衣,打开了封尘已久的大门,门上的灰尘徐徐落下。我从破天荒的从房子里出来,希望外面的世界能够给予我一些安慰。
外面的天气仍是阴沉沉的,那天过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阳光,现在亦是如此。我漫步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萧瑟的路上时不时会吹来一阵萧瑟的风。

 这时,一片红色的树叶映入了我的眼帘。我缓缓向着风的方向
 看去
“钟楼!”我心中一惊。
广场,仍旧是那个广场;长椅,也还是那个长椅。红色的枫叶已经不像往常那样鲜艳,被风吹的满地跑,夹杂着泥土和灰尘。我坐在长椅上,手中拿着两罐咖啡。曾经养成的习惯仍然没有改掉,在自动售卖机前不小心点了两份的按钮。
这时,不知是幻觉还是鬼魂,我仿佛模糊的看到了一位梳着栗色长发的少女。那身影像极了我的妹妹。
“陌!”我冲着林子里大声喊道。
我翻过身越过长椅,随着那身影冲进树林里,我的心脏猛烈的跳动着,我的脚步越来越快,“等等,等等,哪怕是幻觉也好。神啊!请赐给我一份,能够守护亲人的力量!”我向上天乞求着,希望这次至少不会留下遗憾。
风的势头也越来越大。顷刻之间突然下起了雨。鞋子踩在水坑里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身上早已经被树丛划的不成样子。我忍着疼痛与劳累,奋力的冲向那片乌托邦.....突然,脚下一滑,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连滚带爬的摔下了山坡…...
我没有力量守护好我的家。上天给予我从新改过的机会,但我仍选择了逃避,她的死毫无意义,也许这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
我瘫倒在草地上,雨落在我的脸上,夹杂着泪水.....我想再次起身却没有了力气,可能骨头已经断掉了。渐渐的我昏昏沉沉的闭上眼睛,再也感受不到痛苦。
“死亡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