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与死竞技中的我和她 - 第二章

YzACG百科站,有许♂容之心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在生与死竞技中的我和她 > 在生与死竞技中的我和她 - 第二章
第一章 ◀ 在生与死竞技中的我和她 - 第二章 ▶ ━

作者:幽寒·蓝轩

硝烟

“霜,你在哪?快回答我!”轩奔跑在一栋残破的医院大楼内,四周随地放置的临时病床,医疗器械凌乱的倒在地上。他满头灰尘,手里的猎枪只剩随后两颗子弹了。窗外的雪静静的飘着,比起寒冷,他更害怕的是一个人的孤寂感。
“我们该走了,霜!”,空旷的大楼内回荡着惊慌的颤音,他一遍遍的呼喊着霜的名字,但一阵回音过后再无其他的响声。轩的眼中充满了红血丝,过度的紧张使他变得极其敏感,他心里很清楚,这栋大楼里,不只有他们两人。
轩用发抖的双手紧紧的握着那杆冰冷的双管猎枪,他极力压制着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谨慎的迈着每一步,生怕突然踩到什么东西发出声响。他不敢大声的呼唤走散的队友,生怕惊动了大楼内其他的玩家。只能一层一层,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去寻找。忽然,一阵刺鼻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传入轩的鼻子中。“喂,是你吗?霜。”他望向前方气味传出的地方——一个手术室内。
他小步跑过去,那扇厚重的大门紧闭着,“是谁?”房间内传来一阵细微的声音。“是你吗?霜。你在里面吗!”他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的倾听着里面的动静。“咳咳...轩,你是怎么找过来的........”霜轻轻的咳嗽着,从嗓子里发出虚弱的声音。“你受伤了吗?!霜,我这就想办法进去。”轩用力的推了推门,门仍纹丝不动的紧闭着。
“不要再撞了.......门里边是封死的。来这边的侧门.....那里能进来。”霜敲了敲一旁的木门,轩快速的跑了过去。他越接近,血腥味就越大,突然,他看见一滩暗红色的液体从那木质侧门流出来。他向前缓缓的走去。突然,那扇门被打开一条缝隙,他心中一惊,猛地举起了枪。“霜!是你吗,霜!”他喊道,却没人回应。
他来到那扇木门的面前,一只手端着枪,一只手握住门把手。随着门缓缓被打开,空气中的腥臭味让他喘不过来气。他轻轻的走进去,房间里一片漆黑,他摸索着寻找灯的开关。“啪”的一声,手术台上的无影灯被打开。“霜,你在........”突然,一坨暗红色的肉块随着一闪一闪的灯光逐渐显现出来。他全身的汗毛刷的一下立了起来,
那肉块不是其他东西,正是他最好的挚友的尸体!他扑通一下瘫在了地上,瞳孔紧缩着。轩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刚刚还与他并肩战斗的霜,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他胃里的食物翻腾着,他剧烈的呕吐起来。他想站起身,身体却没有一点力气。忽然,他看见对面的镜中映射出自己的背后有一个隐隐约约的黑影。
“嘭!”一声剧烈的枪声响彻了整个大楼........
“轩......快醒醒!轩!不要再睡了。”一个声音在轩的耳旁回响着,清晨的公园里,轩躺在一把长椅上睡得正香,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呼唤声。他缓缓的睁开眼睛,一缕栗色的长发出现在他的面前,轩半睁着眼睛。“我这是....到了天国吗........”他的睡意还没有褪去,只见到眼前一位和善的面容在对着他微笑。“这不是天国,但是....如果你的手再不从我的大腿上拿开的话,我可以考虑送你一程。”
轩的手不自觉摸了摸自己头下软软的东西。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仿佛做了不该做的事“啊,这不是詞姐吗!”他猛地跳了起来,只见一位穿着白色大衣的女性跪坐在长椅上“我怎么不能在这?”她的脸始终保持着微笑,但这笑容让轩不禁觉得胆寒。”你怎么在这睡着了,也不怕着凉......”他坐在长椅的一边,望着前方地面上的水坑微微发抖着。詞一副担心的样子,解开衣衣服的扣子,把大衣披到了轩的身上。“真是的,都多大了还是这么不让人省心!”她无奈的说。
“抱歉......詞姐,昨天晚上不知怎么就昏昏沉沉睡在了这里....”他叹了一口气,捡起倒在地上的矿泉水瓶,里面的水已经流干了。
“给你喝这个吧”詞从包里掏出一个保温瓶,她用壶盖接了一杯水递给轩,杯中的热水还在缓缓的冒着热气。他小心的抿了一口,望了望一旁的詞,随后便一饮而尽。
“我听说附近的一家网吧在组织死或生比赛,我打算去看看,要一起吗?”她扬了扬眉指着街远处街道悬着的广告牌。“比赛?我的账号被吊销了。”轩望了一眼,又重新颓废的低下头。
“我有呀!”詞拍了拍自己的胸说。轩心里一惊,激动的差点把刚刚喝进去的水喷出来。她不慌不忙的从包里拿出一张参赛卡对着轩挥了挥。“詞姐,晚上想吃什么请尽管和我说!所以......请务必把账号借我!”他双手并拢,深情的望着那张ID卡。轩此时就像一个渴望着礼物的孩子,兴奋的摇着她的手。
“那你可要答应我不要在这种地方睡觉了。”詞捂着嘴偷笑着,轩猛地点了点头。“那......我们快走吧,不然可要赶不上报名了。”她小步跑向前去,轩便拉着她的袖子紧紧的跟在后面,一同前往那家举办比赛的街道.......
“老板,比赛报名。”詞一手把ID卡拍在给门前坐在小木桌上“呦,美女。你真的是来报名大逃杀的吗?厨艺班可在隔壁。”他半吊着眼望着詞,旁边的路人也见状笑起来。
“哈?我可不是家庭主妇!参加比赛的是这位小伙子。”她把轩推向前去。但轩只顾盯着后面海报上的比赛奖金,一副傻傻的样子,无暇理会众人鄙夷的目光。
“就他?要是他能活到前五我直播用鼻子吃面条!”那男人漫不经心把一张选手证扔到了他的面前。“哼!你就等着直播吃面吧!”詞一把轩拉住的手,拿起那张塑料卡片冲着他吐了吐舌头,随后便连忙跑向会场中,一阵哄笑随即在后方传开。
“呼呼,第八个圈已经缩完了,到目前为止沼泽里还剩最后两人,究竟会鹿死谁手呢!”解说员在台上用上帝视角望着场内,参见比赛的众人都屏住了气,一动不动的盯着屏幕上的动静。游戏里雾天的环境可见度很低,四周光秃秃的树干,草丛中的沙沙声,让气氛变得更加恐怖。一位穿着黑色伪装服的年轻男子趴在水中,他四处观望,生怕下一秒就被暗处的对手爆了人头。
“砰砰砰”一阵清脆的金属碰撞声打破了雾气中的沉默。他倾耳听着,双眼紧盯着屏幕。忽然,一阵刺鼻的浓烟被他吸进嘴里。“烟雾弹?”他举起枪,努力的辨识着周围的情况。观众都紧张的盯着大屏幕,但因为烟幕的原因选手的生命信息根本显示不出来!人们只好也竖着耳朵听着。
突然,他在后方听见一阵嘈杂的沙沙声“糟了!”他下意识的扑在地上,一颗子弹顺着他的头盔飞了过去。他猛地回头扔出一颗手雷,爆炸扬起一阵气浪吹过,但屏幕上仍没有任何反应。他掏出最后一颗手雷,想搏一搏运气。只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快速的逼近,他猛地拔出手枪,指向后面。但却一个人影都没看见。“二十!”一声清脆的声音响彻全场,男子愣在屏幕前。“平底锅击杀!真是令人窒息的操作!”解说员突然喊道,人们纷纷望向屏幕左下方的一条红字。全场鸦雀无声,都呆呆的望着屏幕。
“至于吗,轩。”詞噗的一声笑出来,拍了拍摊在椅子上的轩。
屏幕中,一条熟悉的红字,宣告了比赛的结束。“我就想试试手感。”他歪过头望了望对面刚刚与他交战过的少年。他正不甘心的一遍遍回放死亡击杀。“晚上去吃全家桶吧!”轩从座位上站起来,转身走出了会场。“诶?你倒是等等我,喂!”詞呆呆的望了望台上的主持人,又望了望远去的轩的背影,连忙跟着他的脚步跑了出去。
只有夜晚,城市的繁华才能真正显露出来,城市街道上的霓虹,马路上来往的车辆;巷子里的街灯散发出暗淡的光芒,因学业劳累了一天的少女,约上朋友们在咖啡厅里开心的笑着。轩挺着肚子走在大街上,一旁的詞微微的笑着。“听说你退出战队了?”她问。“我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也想学学隔壁姓叶的那位,来一次说走就走的辞职。”他扬了扬手中还冒着热气的饭盒。“梓纤知道了吗?”她停下脚步,望着前方的轩。“不,还没。”轩摇了摇头“怎么,怕她担心?”詞跟上轩的脚步“有时,我真的很羡慕梓纤,有一个如此疼爱妹妹的哥哥应该很幸福吧。”她叹了一口气对着天空感慨道,转过脚步走向马路的另一边。“我这老青梅竹马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詞抬起胳膊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有机会可要请我喝酒啊!”詞渐渐放慢脚步转过身子背向他。
“若找到守护自己重要之物的力量就去拼吧!”她对着轩挥了挥手。“但我还......”轩的话刚刚到嘴边,一辆电车突然从他面前缓缓驶过,一道白光刺向轩的双眼,等再次睁开眼时,街道上已见不到她的身影,只留下轩一个人傻傻的站在原地,手中的饭盒已经不再冒出白色的热气。“谢谢你......詞姐。有空一定要好好喝一杯啊~”他望着漆黑的夜空自言自语着.....
第二天,轩奔波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他上至人才市场,下至老街小店都看遍了,仍没有找到一个称心的工作。他望了望头上的晴空,额头上渐渐的渗出汗珠来。他坐在公共汽车站里稍作歇息。“如果今天再找不到一个适合自己的工作,就只能去网吧当陪练了。”轩的心中十分清楚,如果去网吧打工,与梓纤在一起本就少之又少的时间又会变得更短。远处的一辆公交车缓缓驶过,上面张贴着巡枫镇的海报。他多想现在就驾上一辆轿车载着梓纤去那里度假,可.....现实是残酷的。他拍了拍脸,使自己清醒过来。
傍晚,轩掏出自己身上仅剩的三十元,在他经常去喝免费柠檬水的那家咖啡店买了一份咖喱饭,以至于老板都看不下去,额外赠送了他一份炸鸡。
轩来到医院,住院部里静悄悄的。他不禁抖了抖肩膀。快步走向梓纤的病房.....
“哥哥今天来的这么早,还特地给我准备了咖喱,一定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吧。”梓纤捧着饭盒满足的吃着,金黄色的咖喱为冷清的病房内带来一丝丝温暖。轩看着梓纤一脸的开心的笑容,也幸福的笑了。
“等哥哥休假的时候,就一起去巡枫吧。”
她放下手中的勺子,对着轩眨了眨眼。梓纤把床头上放着的杂志递给轩,上面写着巡枫的旅游指南。“据说来到那里的人们都能获得永世幸福的生活。”她闭上眼遐想着。
“就像现在一样,和哥哥一起的幸福生活。”梓纤夹了一块牛肉,喂到轩的嘴边。轩突然一愣,不知如何是好。他很清楚,此时的眼前的幸福已经开始渐渐的消散,如果再犹豫下去的话这份期望会变得更加难以实现。
轩突然抬起头,对着她认真的说道。“梓纤,我过几天会有一场重要的比赛,可能会离开一段时间。你能够照顾好自己吗?”他握着梓纤冷冰冰的手。做好了面对她失望的神情。
   “我相信哥哥你一定能做好的,所以现在请尽快去实现你的诺言吧!”梓纤握住拳头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她对着轩笑了笑。眼神中是满满的期待。
轩吃了一惊,突然他感觉自己心中的一团烈火被点燃,他拍了拍自己的左胸“等着我,梓纤。我一定会让你看见巡枫的落日!”他眼中希望的烈火,烧尽了心中的重重的阴霾,他为梓纤改好了被子,随后便冲出医院的正门,连忙拨通了霜的电话。
“嘿,霜。准备好登机了吗!?”轩的脸上扬起一抹自信的微笑,弄得霜突然愣在原地不知说什么好。
“我们,去参加那场死亡游戏吧!”他对着电话中说道,这次霜才突然反应过来,急忙从床上跳了起来,整理着出发所用的行装。
“这次,若不成功,便会沦为待宰羔羊。所以,出发吧!向着那片桃花源!”
两人当晚便乘上了去往机场的客车,他们还不知道,当电话接通的一瞬间,他们的人生,也就此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第一章 ◀ 在生与死竞技中的我和她 - 第二章 ▶ ━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