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 后巷骑士与被被遗弃的公主(上)

YzACG百科站,有许♂容之心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文库:千万 > 千万/番外一

作者:幽寒·蓝轩

“求求你...不要...”
漆黑的深巷中,黑暗就像是一张长着大嘴的魔物,吞噬进一切进入的物体。
路灯散发出昏暗的光,几个小混混坐在马路边吸着烟。
“我说啊,这一天天的人活着咋就这么没劲呢!”
一个小混混顶着一头黄毛对着马路中央狠狠的吐了一口痰,无趣的拍着大腿。
“嘛呀,老二,谁又惹着你了,火儿这大?”
坐在路灯旁的一个光头西装男吸了口手中的眼,侧目望向他。
“md,这要是有个妞该多好!”他又对着马路吐了口痰。
“切,哪来的那么多妞啊,你咋不上天呢。”
靠在巷口的肌肉男窃笑道,黄毛听了猛地回过头,眼珠像要冒出来一样瞪着他。
“咋儿你还不服?”肌肉男攥紧硕大的拳头瞪了回去。
“我™....”黄毛从地上跳起来一副愤愤的样子。
“你们两个别吵了!巷子里有动静。”那光头用脚踢了踢黄毛,伸着耳朵注视着巷子里。
“抄家伙,走!”他一闪身便绕过两人进到了黑暗中。
黄毛和肌肉男互相对视了一下,拎起靠在墙边的棒球棍也一并进入了小巷。
“咳咳....”
一声柔弱的低咳声从巷子深处传来,混混三人沿着墙边摸索着,四周的光线暗的很,就算是明亮的月光也很难透过层层的高楼照射进来。
“老大,找了半天了咋连个影儿都没有,是不是听错了。”黄毛低声说。
“肯定有人,搞不好还是个妹子!”他转过头瞪了一眼黄毛。
黄毛一听有女人,顿时起了劲,路也不看的就向前跑去。
“等等啊你!”光头喊道。
“啥?”他一转头,忘记了看路。
“呜哇!”黄毛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直接就摔了个踉跄。
“什么东西敢绊老子!”他掏出手机,打开了闪光灯,眼前的景象让他一惊。
映入眼帘的是雪一般的白发,娇小的身躯因冲击而缩成一团,她的脸上沾满了灰尘,但精致的五官仍然清晰可见。
她紧闭着眼睛,细长的眉毛颤抖着。牙齿咬着已经干裂的下唇,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很痛苦
黄毛惊呆了,作为老处男的他从未亲眼见到如此可爱的女孩子,他的嘴惊讶的微张着,口水都留了出来。
“老二!你在干什么!”光头和肌肉打着手电大步跑过来。在看到这一幕后,他们也愣住了。
“既然是我先发现的...那我就先开动了!”黄毛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便一把抓住了少女的肩膀。
“不要.....”她的眼睛微微张开,用尽仅剩的一点力气捶打着黄毛的胸口。
但这不但起不到作用,还让他更加的兴奋了。一手搂过惊慌失措的少女,眼睛发着邪恶的光芒。
“这是什么?好像能值点钱。”少女胸前的挂着一块金色的怀表,被那光头一把扯下,放到了口袋里....
少女想叫却叫不出来,微弱又急促的喘息声传向小巷的深处,带来一阵阵阴风.....
“喂!该到我了!”那光头一把推开黄毛,俯身压在了少女的身上。
此时巷内的阴风越来越重,卷起地上的废纸,飞向高高的夜空。
“哪来的蝼蚁敢在这儿撒野!?”一声怒吼穿破了黑暗,随后就是一块砖头扑面而来,正中光头的下怀。
“啊!”光头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黄毛和肌肉男一同望向巷子深处。金属打火机发出清脆的响声,一道火光映出半张写着[叶]字的面具。
他向前走着,借着手机的闪光灯,一杆银色的撬棍首先映入眼帘,深绿色连帽衫下是结实的肌肉,烟头的火光向恶魔的眼睛一样发出渗人的红光,两人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你他妈谁啊!敢打我兄弟!”黄毛从腰间猛地抽出一把匕首,风似的刺向他。
他摘下兜帽,右手的撬棍顺着黄毛的方向一甩。
“啊!!!我的手!”电光火石之间,银色的撬棍已经深深的插在了黄毛拿刀的手上。他顺势用左脚猛地踢向黄毛的肚子,顺着惯性,右手一拽,鲜血唰的溅了一墙。
黄毛倒在地上,尖叫着握着那只被穿透的右手。
肌肉男一愣,猛然反应过来,举起拳头对着他就是一个重拳。
那男人一下子侧过身,躲过了这一击,肌肉男一下子打在了他身后的墙上,发出巨大的闷响,给保温墙留下了一个大坑。
“这不也不行嘛!”兜帽男嘲讽道。
“那这个呢!”突然,他身后的光头捡起地上的球棍对着他就是一击,他猛地挥过撬棍,一下弹开了光头的一击。左手从腰间迅速抽出一把榔头扔向他,来不及反应,光头已经被打到在地上。
“RUA!!!”他一回头,肌肉男一声怒吼,牢牢的锁住了他的脖子。
蟒蛇一般的挤压力让他马上就要窒息,来不及思考,他的袖口伸出一把袖箭,回手狠狠的插进了肌肉男的肋下。
因为疼痛,肌肉男直接把他推向一边,趁兜帽喘息之际,猛地向他扑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兜帽连忙倒在地上,抄起一旁的撬棍就是一击,肌肉男嘭的一下跪倒在一旁的地上,没了动静....
“切,垃圾..”他从地上爬起来,熟练的点燃一颗烟。
“你这小子......黑骨帮不会饶了你的....”不觉间,那光头一手捂着肚子站了起来,紧锁着眉头望着他。
“那你麻烦向我给你们老大带个好,我后巷骑士还没怕过谁。”他孤傲的转过身,那光头和另外的两个小混混缺不见了身影.....
“那么.....接下来就是你的问题了。”他单膝跪在少女的面前,对着她微微笑道......

为本页面评分: